首页 > 专题专栏 > 举全市之力争创全国文明城市 > 德耀皖东 > 正文

凤阳姐弟“无缝守护”唤醒植物人妈妈

滁州网讯 “奇迹!姐弟俩‘无缝守护’,植物人妈妈醒了!”近日,《人民日报》客户端刊发了一条关于凤阳县姐弟俩接力守护唤醒植物人妈妈的消息,一时间,姐弟俩孝老爱亲的故事在网上刷屏,感动着全国的网民。

一场重病,母亲成了植物人

姐弟俩是凤阳县大庙镇人,姐姐名叫庄义林,弟弟名叫庄史锁,他们都在南京市打工。今年4月中旬,姐弟俩听说留守在家的母亲史保英眼睛看不清东西,而且经常头痛,于是把母亲接到南京江苏省人民医院治疗。在诊断的过程中,庄史锁发现,母亲的病情不断加重,双目几乎失明,头痛得越来越厉害。经医院诊断,母亲患的是脑膜瘤,需要手术治疗。医生说,因为肿瘤位置特殊,这个手术风险很大。姐弟俩不忍看到母亲受着病痛折磨,而且知道如果不做手术,母亲很可能性命不保,于是决定采取手术治疗。

母亲手术后不幸发生了脑出血,还出现有水肿,并且一直昏迷不醒,不得不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庄史锁让姐姐回去,自己日夜守在重症监护室门外。5月4日,医生给母亲做了第二次开颅手术,水肿现象消除,但仍昏迷不醒,呈植物人状态。

在那段时间,母亲因颅内感染反复发烧,连续22天,庄史锁就睡在门外走道的地上,从白天等到夜里,又从夜里等到白天。偶尔,医护人员让他推着母亲去做CT,他很高兴,因为那是他与母亲仅有的见面机会。

5月中旬,母亲被转到了普通病房。庄史锁忙了起来,他除了到医院食堂打饭,几乎一步不离母亲身边,配合医护人员治疗,时刻观察母亲的情况。姐姐与他一起守在母亲身边。

翻身、敲背、按摩,是他每天必做的功课。母亲一直静静地躺在病床上,除了呼吸和心跳,没有任何反应。

5月下旬,医院建议他们进行康复治疗,于是就转到了南京紫金医院康复治疗中心。

多年艰辛,一家人苦乐打拼

庄史锁的家是一个特殊的家庭,小时候父母离异,母亲带着他和姐姐相依为命。母亲每天东奔西走找零活干,后来找到了为工厂拆水泥袋的工作,母亲用剪刀将袋子上的线拆掉,每拆一个袋子一分钱,一天下来只能挣个十块、八块钱。拆水泥袋的过程,水泥、尘土不可避免,母亲每天都会变成一个“灰人”。有时候这个工厂没活了,母亲还会踩着三轮车到离家20多公里的工厂找活,母亲就这样苦苦挣起了一个家。每年午秋二季,母亲就带着他和姐姐到地里拾庄稼,以此作为家里的口粮。那个时候,小小的庄史锁在心里暗暗下着决心,长大后一定要奋发努力,让吃苦受累的母亲过上好日子。

姐姐庄义林中学毕业后外出务工,替母亲分担了一些责任,用打工挣来的钱补贴家用。庄义林刚开始上班,一个月也就400多块钱,她每个月留100多元生活费,其他全部给家里。庄史锁说,家里的第一台电视机、第一部电话是姐姐置办的,他后来的学费都是靠姐姐挣钱交的。“我比弟弟大12岁,我就把他当成小孩子,给他买衣服、鞋子、书包等各种东西。”庄义林说。

庄史锁高中毕业后,也选择了外出打工,以减轻母亲的负担。姐弟俩在外打拼,几年后,先后成家,并且有了孩子。母亲非常高兴,自己也不需要劳作了,只在家带带孩子,享天伦之乐。没想到,刚刚来临的幸福安宁被今年这一场重病冲得无影无踪。

日夜守护,母亲终于苏醒

庄史锁家本来就不富裕,母亲两次手术及治疗不仅搭上他与姐姐的全部积蓄,还让他们欠下不少债务。庄史锁决定和姐姐一边上班挣钱,一边轮流照顾妈妈。

姐姐庄义林说:“妈妈一人带大我们两个很不容易。在我们看来,有妈妈才算家,家里三个人一个都不能少。”姐姐心疼弟弟上夜班劳累,但弟弟也心疼姐姐。弟弟庄史锁说:“有时候休息的话,就让我姐姐回家,我在这边陪护一天一夜”。就这样,姐弟俩开始了“白加黑”轮流陪护,姐姐晚上下班带着孩子到医院去照顾妈妈,弟弟则主动向单位领导申请尽量上夜班,白天休息时间在医院陪护,姐弟俩“无缝”接力守护着母亲。

在6月底的一天,庄义林发现母亲手指能动了,“我们当时很兴奋,满脑都是‘妈妈又回来了!’”他们的爱终于唤醒了母亲。母亲状态一天天好转,到后来嘴角能动、面部有了表情,逐渐开始站立,下床行走,连医生都表示是个奇迹!如今,母亲还在康复之中,姐弟俩仍旧精心地照顾着母亲。因为厂里有制度规定,庄史锁不能总是上夜班,上白班时,他就夜里到医院陪护母亲。有时候与姐姐同时上班,他们就请医院的护工帮忙照顾母亲。姐弟俩最大的希望就是母亲能早些康复出院,和他们一起其乐融融地过日子。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王克
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版权声明 | 手机访问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 我要投稿
中共滁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滁州日报社承办
Copyright?2009-2010 Chuz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滁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皖网宣备3412015001号 皖ICP备11004325号-1 热线电话:0550-3022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