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专栏 > 新阶段 再出发 争创全国文明典范城市 > 滁州好人 > 正文

巧遇“中国好人”兰家萍

车子过了珠龙镇,进了北关村,一时没找到去党群服务中心的路。

昨天我来过村里一次,还在关山上逗留,在清流关遗址怀古,在沈塘水库、扶贫产业园、党群服务中心体验多时。不是我记性不好,是因为下着雨,关山之下云雾迷离,所见道路、田园、人家、草树无大差别。加上油菜花起伏错落,清香从各个方向牵引着人的鼻子,叫人不辨南北西东。

328国道穿村而过,路上车如流水,雨下得大,好久见不到一个行人。终于遇到一个老大妈,撑着伞急急忙忙地赶路。大妈身高一米五五左右,年纪六十五岁上下,微胖,头发花白,面容和善,一看就是个诚笃的人,向她问道准没错。

一听说我要去村党群服务中心,大妈立即热情有加地说,她带我去,她正好要去那里办事。请她上了车,路上我问大妈贵姓,她说姓兰。我脑子里闪出一个名字,问她是不是叫兰家萍,她说是的是的。虽然猜中了她的名字,大妈却并不觉得意外,想来百里方圆内,她的名字和事迹是妇孺皆知的,像大明星一样,别人认识她,她不认识别人。

也真是巧了,来北关村采访之前,我做过一些功课,在新闻中看过她的事迹:善良农妇倾尽家财照料血友病养子30余载,2019被评为“中国好人”,并获第六届安徽道德模范提名奖。

对一个地方的印象,无非是地理山川、人文风俗,无非是人。因为与“中国好人”兰家萍的巧遇,于我很陌生的北关村,忽然就亲切、熟稔了许多。后来,我和兰大妈聊了很长时间,对这位农村老妇人愈加敬重起来。

36年前,一个7月的上午,兰家萍和丈夫张蔡林两口子,各挑一担新麦去镇上的粮站卖。回村途中,在路边的草地上,他们发现一个被遗弃的男婴。当时孩子还在襁褓之中,一直在哭,嗓子都哑了。两口子那时候还很年轻,都是29岁,已经育有两个女儿。生性善良的兰家萍把弃婴拾起,一把抱到怀里。那一瞬间,注定了他们之间要结一世的母子缘,也注定了他们整个家庭,马上就要进入与病魔长期作斗争的日子。

捡了个儿子,两口子欣喜若狂,视同己出,为他取名张店明。虽然家境并不宽裕,但他们精心养育他,比对两个亲生女儿还要疼一些。孩子三岁以前,活泼可爱,也给他们带来无穷的欢乐和希望。用兰大妈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这孩子怪聪明的,怪得人喜欢的。”但张店明三岁的时候,他们发现孩子的牙龈经常出血,皮肤也十分“娇嫩”,轻轻擦碰一下,就会血流不止。

两口子把孩子送到滁州市内的医院检查和治疗,前后去了4次,限于小城市的医疗条件,一直未能查出病因,每次的花费却要5000元左右。当时,小麦才两毛钱一斤,全家一年的收入只有千把块钱,为了给孩子治病,兰大妈家里渐渐债台高筑。

孩子的病不能不治,他们又把他带到上海的大医院。医生做过全面检查后,确诊为血友病。

兰家萍和张蔡林文化程度都不高,不知道血友病意味着什么。医生解释说,这是一种遗传性疾病,病源可能来自母体,患者先天性凝血因子缺乏,也就是说有凝血功能障碍,身上流血就止不住,需要长期输血和治疗,医治费用十分高昂,并且无法根治。好心的医生又偷偷劝他们放弃,说这个病是个无底洞,即使家财万贯也会被掏空。两口子一听,顿时像掉进了冰窟窿,抱着孩子泪水纵横,浑身瑟瑟发抖。他们不知道是如何走出医院,又是如何坐班车辗转回到家的,脑子里全是空白。

几十年过去了,快人快语的兰大妈说到这些,脸上非但不见一丝愁苦,反而一直笑呵呵的。她的乐观精神深深感染着我,也感动着我。

她说,那几年,亲戚朋友和村里不少人劝她把孩子丢掉,至少是放弃治疗。但她总是说:“孩子已经被丢过一次了,如果我再抛弃,他肯定活不下去。我既然把他带回了家,就一定会给他治病,把他抚养长大。我吃干的他就吃干的,我吃稀的他就吃稀的。”

这么多年,家里为给张店明治病,欠了30多万元的债。每年要去上海的医院一到三次,光是买药,一次就要8000块,经常性输血也是一笔很大的开支。为了给孩子治病,两口子没日没夜地劳作,兴田种地,卖粮卖菜,农闲就到附近的工厂打短工。两个女儿,一个初中毕业,一个只读了小学,就外出打工,挣钱给弟弟治病。

兴许,命中注定他们和张店明就是一家人。

有一回张蔡林带孩子去输血,医院血库里的存血不巧告罄。张蔡林当即撸起袖子,请医生给自己验血,发现两个人竟然是同一血型。从此,父亲就成了儿子的免费“血库”。

两个女儿和儿子的感情也非常好,生活中对弟弟细心照料。张店明10岁的时候,看到两个姐姐背着书包去上学,闹着也要去。兰大妈虽然担心他到了学校,会磕磕碰碰,加重病情,又想实现儿子的心愿。左右为难时,两个女儿自告奋勇,表示要每天背弟弟去上学。从此姐妹俩风雨无阻,轮流背弟弟出入校园,直到弟弟病情日渐恶化,不得不辍学回家。

无数人问过兰大妈,那天我也问过:“你后悔不?”

兰大妈笑呵呵地说:“我从不后悔。再苦再累,我都心甘情愿。”

她一直夸儿子孝顺,“儿子对我们蛮好的。”

她举了两个例子。

一个例子:她和丈夫在地里劳作,张店明心疼父母,主动为他们煮饭。说是煮饭,其实就是把米洗好,放到电饭锅里,并不是通常说的烧饭做菜。对于常人而言,洗米入锅是件很容易的事,但对张店明来说,却特别艰难。因为血友病,他的腿拐不了弯,也蹲不下来,走路直来直去的像根棍子。洗米,再把米倒进电饭锅里,这些简单的动作,他往往要做个把小时。

另一个例子: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张店明跟人学会了理发的手艺。有一段时间,他在村里开了个理发店,为村民们理头发。直到病情加重,才关了店门。现在,他又以微信朋友圈为平台,出售家里种的草莓。

兰大妈说,两个女儿前些年出嫁了,各自有了家庭和孩子,老两口子带着儿子过。她自己患有脑梗,但总体上说,她和老伴目前身体尚好,65岁了,还能吃能喝,能种田能打零工,尚能照顾儿子,对儿子的治疗也从未间断过。

她特别感谢党和政府对他们一家人的照顾。

2012年,珠龙镇和北关村给张店明安排了低保,一个月有五六百块钱生活保障补助。2016年,镇村又把他们纳入贫困户给予精准扶贫,在产业发展上、生活上和医疗上,给予了全力帮扶。镇上还通过危房改造项目,给他们家盖了两间新房子。2019年,兰家萍被评为“中国好人”,并获得第六届安徽道德模范提名奖。

在脱贫攻坚中,北关村有68户贫困户,但北关并不是贫困村,大多数人家的生活其实早已达到小康水平。兰大妈家因养子生大病致贫,情况很特殊,得到的扶持也最多。

离开北关村好多天了,我时常想到兰大妈,想到她说的话,“我吃干的他就吃干的,我吃稀的他就吃稀的。”虽不是誓言,却胜过誓言。她的善良质朴,她的勤劳坚韧,她的乐观爽直,她的不卑不亢,这些优秀的品格一直在感动着我,激励着我。她脸上时时绽放的笑容,一朵朵的,温暖,纯粹,像新采的棉花。

“兹惟乐郊。”乐郊之上,有棉花一样的人民。

责任编辑:张友奎
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版权声明 | 手机访问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 我要投稿
中共滁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滁州日报社承办
Copyright?2009-2010 Chuz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滁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皖网宣备3412015001号 皖ICP备11004325号-1 热线电话:0550-3022685